若来兰州,必定要赏黄河。日月不淹,春秋代序,天上星斗岁岁轮转,地上黄河美景无限。

  若来兰州,必定要赏黄河。日月不淹,春秋代序,天上星斗岁岁轮转,地上黄河美景无限。

  暖春,水清浅。信步河岸,遥观鸟群北归还,在黄河 水中洗涤一身旅尘,它们是黄河的精灵。在河上 高高展翅翱翔的,是鸥;在岸边 苇丛中悠闲踱步的,是鹭;在水里 怡然自得游弋潜水的,是鹜。岸上杨 柳冒出鹅黄浅绿的嫩芽,拂晓风,吻残月,舞动一河倩影。

  炎夏,人鼎沸。旅游旺季,中山桥上熙攘热闹,黄河水 在桥下流淌不息。此时,也可到山中寻静,登临九州台。主人好客,吩咐大厨做烤全羊来。我们的 手中端着的是八宝盖碗茶,眼前细 赏的是跨越亿万年时光与我们相逢的古化石,纸上描 摹的是我们眼中的陇上风采。羊烤好了,服务员 先整只端来供大家拍照发朋友圈,炫一炫兰州美食,再切割上桌。主人热情,拿出自家酒厂的珍酿,款待我 们直至上灯时节。我们正欲辞行下山,主人家打开天台,笑道:“别忙,来看看 我为你们承包的这一片山河。”站在天台上,脚下是 黄河在兰州的一处回水湾,千淘万漉,始到今朝,留下种种积淀。金城全景铺陈如画,河似织金之毯,山若嵌宝之冠,宾主又起诗性,一曲长歌,不输《将进酒》,笑看黄河之水天上来。

  清秋,天高远。执着爱人的手,沿着美 丽的滨河路散步,孩子蹦 跳着捡拾着落叶,须臾,给我们送来一捧金黄。孩子提着小桶,拿着小铲子,在黄河 岸边的沙滩上筑今年最后一座城堡。孩子在河岸上摸索着,捡来两 块圆润可爱的黄河石,我握着他冰冷的小手,心疼地 嗔怪他不知水凉。爱人却说,兰州人摸黄河水,怕什么凉?我嘴上不说,心里却早已默许,正是这 川流不息的黄河水,见证了 一代代兰州人幸福的模样。缺月疏桐,是寒凉的前奏,那个独行异乡的人,坐在烧烤摊前,饮下今 年的最后一杯黄河啤酒。我想说,你就把这儿当家吧,想必每个兰州人,都愿意 为旅途疲惫的你,递上一支“兰州”。

  寒冬,雪宁谧。小寒之日,细雪悄然而至,金城素裹,清晨望着窗外的黄河,安静无人,让人产 生一种似乎她并不是从闹市穿过的错觉。亿万片雪花,用一夜的时间,落出了一城玉宇琼楼:那密阁重檐的,是历史 陈酿留下的唇齿余香;那高耸入云的,是追逐 梦想催动的只争朝夕。兰州地 铁一号线是我国首条下穿黄河的地铁。冬季里出行,坐地铁再方便不过,温暖又快捷,安全又准时。每每路 过下穿黄河的那个站点,我都会闭上眼,试图用 心灵触摸黄河从我头顶流过的感觉。但是,这条河,无论我 在河上之桥审视之,还是河下之路试探之,都是那样的波澜不惊,静默无语。

  黄河兰州段平缓,并无“怒涛斩霜雪,天堑无涯”险峻奇绝,却多了 九曲安澜的母亲情怀,多了长 河落日的阔大雄浑,多了滋 养陇原儿女的深情厚谊。我常于 黄河之滨细听兰州,有烟罗 碧树的白塔山上随风而来的暮鼓晨钟,有鲤鱼 跳波的湿地公园涵咏的生态之歌,有“兰马”时在黄 河渡轮上擂动的太平鼓乐,有享誉 全球的百十兰大传来的积石钟声……在大美金城,只要打开心门,就可以 听见这座千年古城传唱的古韵悠长,只要打开心门,就可以 听出这座城市在新时代焕发出的新容光。

  细听兰州,细观黄河,才知,意蕴悠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