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多数县域,都有一所冠以“一中”的知名高中,它们往 往是反映一县基础教育实力的“窗口”。半月谈 记者在福建等地一些山区县采访发现,不少县 一中近年的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。教育界人士分析认为,“县中衰落”不是个别现象,近年来 一些山区县基础教育师资等“软件”没跟上,已成为 教育区域均衡的最大“痛点”。

“一中”成绩下滑明显,山区再难冒尖

近期半 月谈记者来到位于闽西某县的第一中学。校园内 挂着大红色的励志标语条幅,醒目的 高考倒计时牌下,毕业班 的学生下课后鱼贯而出,随处可 见紧张的备考氛围。网上的一张“高考红榜”显示,2019年高考,学校一 本上线率超过了40%,比去年提升了4%;本科上线率超过93%,比去年提升近3%。

“这两年经过努力,我校高 考成绩明显回升,但和十年前相比,依然有差距。”这所中 学的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,十年前 学校曾出过全省文理科第一名,轰动一时。从此以后,高考成绩逐年下滑,最差的时候甚至连“双一流”高校都考不上几个。

半月谈 记者在闽西北山区采访发现,这里多 所县一中在过去十多年间,本科上线率、重点大 学考取学生数等指标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下降,当地干 部群众纷纷质疑:“我们的教育怎么了?”

福建某 山区市教育局负责人说:“早些年,县一中 不论教学质量还是高考成绩都不输沿海的福州、厦门,沿海城 市中学还经常组织到山区中学取经。但这些年来,出现了‘沿海中 心城市重点中学-地级市重点中学-县一中’的分化趋势,县一中 在高考中很难再冒尖。”

多位县 一中教师告诉半月谈记者,这种差 距不仅体现在高考成绩上,“上溯”到中招环节时,市重点 高中与县一中就已经体现出明显的生源差距。“县一中 录取的最好生源在全市中考中排名在几十名,我们的 生源输在了起跑线上,考取同 样的大学需要花费更多的心血。”一名校长说。

“高考差源于中考差,中考差源于小学差。”这实际 上反映出一个更大的隐忧:在义务教育阶段,沿海与 山区的差距就已经拉开,高中阶 段即使山区孩子再努力,也很难“挽回”局面。

“有条件 去大城市的家长,有的早 在小学阶段就去大城市买房落户,孩子一 上中学就跟着父母去外地,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。留在县里和乡镇的,往往都 是没有这个经济能力、离不开的。”一名家 长告诉半月谈记者。

警惕!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,“县中衰落”非个

一所县 一中的学生在教室外走廊上看书。曹正平摄

“软实力”差距大,师资成最突出短板

气派的教学楼、多媒体教室、实验室、塑胶跑道操场……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,经过前 些年的持续投入,多数县 域重点中学的办学条件都有了明显改善,硬件资 源与沿海重点中学差距不断缩小。与此同时,“软实力”尤其是 师资水平的差距反而在扩大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,由于薪 酬待遇悬殊等原因,福建山 区中学不少长期在教学一线耕耘、教学成 绩卓著的骨干教师流失到沿海地区,某县的县一中先后有50多位教师离开。

一所重 点高中的校长说:“骨干教 师和学科带头人是一所学校教学质量的灵魂。他们一走,学科教 研质量就会直接下滑,更让教 师队伍军心不稳。”为了补充师资,县一中们只能“向下挖”,调入本 县乡镇中学骨干教师。结果越往基层、越落后地区的学校,优秀老师流失越严重。

多所山 区镇级中学校长反映,学生家 长一看这种情况,更要把 孩子送进城里上学,形成了“老师走-学生走-成绩下滑-加剧老师走”的恶性循环。

除了部 分骨干教师流失,一些基 层教育工作者告诉半月谈记者,更让人 忧心的是近年来县域整体教师队伍的能力不如从前。十多年前,县一中 的教学骨干大多毕业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师专、师大。当年这 些院校招考的都是最优秀的毕业生,教学能 力完全不输给沿海中学。但近年来大环境改变,师范类 院校毕业生择业观也发生变化,最优秀 的毕业生基本都选择留在大城市。

某县教育局负责人说:“沿海城 市重点中学的教师招聘门庭若市,吸引了 很多重点高校的研究生。而我们这里,报名的人很少,基本上 符合教师招考最低门槛、愿意来山区的毕业生,我们都要。”

教师待 遇与社会地位的相对下降,也影响 了教师的敬业精神和精气神。有校长痛心地说,曾经课 堂上有学生不专心,老师批评他,学生站起来振振有词:“我爸爸 打工的收入都比你高,你让我认真读书?”虽然学 校对这名学生的错误言行进行了批评教育,但老师表示“听到这样的话,内心很不是滋味”。

落实教育优先理念,均衡县域教育资源